许生

值得厌离

考试产物,文笔渣,无逻辑
人物属于秀秀,OOC属于我
就是这样√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哪怕过了这么多年,魏无羡也记得那日他师姐死在他怀里的场景。
        不夜天城到处的血,江澄绝望的眼,那一剑刺向他却被师姐挡下的小公子的脸,甚至众人对他的怒骂,他都记得。可唯独忘了他怀里的那名女子眼中的心疼,和她未说完的话。
        那个容貌平凡的女子说了什么呢?他不记得了。他只记得,她穿着大红的嫁衣来夷陵看他,面带羞赧地说:“阿羡,我,我马上就要成亲了,过来给你看看。”未施粉黛的脸上有别样的色彩。
        他还记得他在金鳞台被侍卫发现,那个刚刚经历丧夫之痛的女子向他跑来。那一刻的惊慌袭来,他只好离开金鳞台,余下那女子一遍遍喊着“阿羡”
        后来,便是不夜天。她躺在他的怀里,气若游丝。明明亲弟弟就在旁边,她的眼里却只看得见那个身着红衣,濒临崩溃的男子。她笑,伸手抚上他的脸。
         她不知道什么“夷陵老祖”。她只知道,抱着她的这个脆弱的男子,他姓魏,名婴,字无羡。是她父亲座下大弟子,是“射日之征”中一举成名的“云梦双杰”之一。是爱跟她撒娇,爱喝她亲手做的莲藕排骨汤的魏婴,是她疼了十几年的弟弟。
        等她闭上眼睛,魏无羡彻底崩溃。他拿出了阴虎符,合二为一,他要所以人,都为他的师姐陪葬。但其实,其实他并不想用它的,杀太多的人,师姐会不高兴的——她是永远都那么善良。
        可是。凭什么?凭什么她那么好的人,会成为这场“战争”的牺牲品?凭什么那些所谓的“正人君子”能毫发无损地站在那里,气焰嚣张?
        之后的事,他便没有了印象,他究竟是杀了三千人。还是五千人?他不清楚。他只知道,不夜天城的废墟上,尸骨成山,血流成河。
        但他不悔。那些人,不过是师姐的陪葬!
        那晚,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。梦里,全是师姐:他爬到树上,师姐提着灯来找他;他被虞夫人惩罚,她悄悄给他送莲藕排骨汤;莲花坞被毁后,姐弟三人抱在一起痛苦;她来夷陵看他,让他给她未出世的孩儿取字……直到最后的不夜天,她躺在他的怀里,劝他停下来。
         他想起来了,师姐劝他停下来,可他,却杀了那么多人……
        蓝湛抱住他:“明日,我们去金夫人的墓前看看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他站在师姐的墓碑前,突然想起来与江厌离第一次见面的场景。她笑着对他伸出手:“你是阿婴吧,你好啊。我叫江厌离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伸出手,笑:“你好,我叫魏婴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 考试时写的作文,语文老师批完了以后专门叫我到办公室问:“你这篇文写的啥?我咋看不懂?”
          我支支吾吾地回答:“是同人文,根据一篇小说衍生写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恍然大悟:“哦,那你回头把这篇小说借我看看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然后到我毕业,我都没把小说给他看╮(╯▽╰)╭